example cover photo

有學有術 實踐基層

回歸理論 再造社會

我們要說話!

剛迎來新的一年,便爆開令外界和世新在校師生均極度震驚的新聞,世新大學校方在今年(2019)1月2日(三)下午的校務會議上,違反校內程序藉由校務會議強行表決,不顧社發所的意見,本所校務代表遂離席表達不滿,會議場外社發所同學、校友皆舉牌靜默抗議,而世新大學校方仍逕行通過「109學年度社發所停招」一案。在此之前,世新校方從未通知社發所師生,也未進行任何溝通討論。

我們必須強調此次事件並非單純社發所存亡問題,社發所總是站在反對不公不義的最前線,我們擔憂世新校方強硬關所的先例一開,未來世新其他系所將沒有擋箭牌,都有可能遭遇類似的裁撤問題。社發所遭校方強行停招一事,也反映出一個嚴重的可能性:在台灣社會面臨少子化的當下,各校紛紛招生不足之時,各大學未必會繼續行使符合公平正義的程序,尊重各系所的自主發展意願,而是以大學自治為名,任意由校方高層、私校董事會隨意裁撤不喜歡的系所。因此我們在此強烈呼籲,校園自治應建立在校園民主之上,校園民主應建立在確實溝通之上,否則高等教育將淪為有權者的玩具。

社發所師生和校友們並不把世新不當決議停招社發所僅視為自家的事,而是將這場戰役視為抵抗高教崩壞的重要防線,因此我們絕不會放棄!

以下是我們希望各位朋友幫忙的事:

一、以您個人及所屬團體的名義連署支持
二、個人文章投書或團體聲明
三、如果願意錄影講一段支持的話請聯絡本所,我們會有專人與您聯繫
四、社發所持續招生中,請推薦有志者報考

本所師資

在資本主義的教育體系中,有可能打造一個不被自由競爭與消費意識型態所貫穿、以改造社會為職志的知識文化基地嗎? 成立於1997年,台灣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正嘗試著結合理論與實踐,培養出具有歷史視野的社會運動者。

在這裡,不存在著學科的邊界、沒有民族與國籍的教條、更沒有封建的師生關係;這裡,只有受壓迫者教育學意義下的知識熱血。 最好,它成為打倒各種壓迫關係的前線;次佳,它在高等教育中挑戰文化霸權;最糟,它也累積了青年世代的抵抗經驗。

所以,這不是一個老朽的官僚機構,或沈悶的讀書室,這裡是一個文化戰鬥單位。
我們歡迎所有不想浪擲生命於瑣碎之中的年輕人,到這兒來共同生活與創造!

本所簡介

前言

世新大學創辦人成舍我先生一生以不畏強權、不為利誘的行事風格興學、辦報、與問政。世新在台灣戒嚴時期,持續聘用備受政治迫害、無人敢用的知識分子(包括黃煌雄、吳盛木、王曉波、曾祥鐸、李筱峰等),被視為異議人士的保護傘,成為他們的自然選擇。這些優秀的知識分子,立場、觀點和背景各有不同,但都能在世新的講台上發言。在台灣的民主運動史上,世新大學當有值得驕傲的一席之地。

廿一世紀的台灣,面對的不是戒嚴時期一黨獨大的情境,而是資本主義臨終引發的全球性危機,需要更多有識之士去撼動根深柢固的思維,不奉迎、不媚俗的挑戰失去作用的社會科學理論與方法,尋求社會的新出路。社會發展研究所要為這些知識分子營造一個民主開放的氛圍,做他們的保護傘,成為他們自然的選擇。

設立緣由及宗旨

廿世紀後期,世界各地在全球化政經重建及資訊化的衝擊下產生巨變。通過資本、商品、文化、資訊及勞力的加速、擴大流動激起了波瀾壯闊的全球化趨勢,也引發了在地、本土認同的要求和個人的主觀建構。向來只著眼經濟成長的「發展研究」面臨環境生態、社會文化問題的日趨惡化也發生蛻變;均衡、可持續性的、參與式發展已取代成為此一學科的基本概念。 台灣自1992年起,國民平均產值已突破一萬美元關卡,但政治社會的亂象、貧富不均的嚴重、環境的惡化均顯示我們的成就是畸形的經濟成長,而非有機的社會發展。全球化導致國際組織興起和超國家的評判標準及約束力的擴張,包括智慧財產權、生態保育、公害防治,及消費者與生產者的權益保障,台灣必須適時做出有效的因應。

社會發展期許於相關民眾的意願及動力,越來越強調由下而上的參與式發展。回看台灣方興未艾的社區主義、舊有和新生的民間團體,一個市民社會似已萌現生機,正需要人們認真探索社會發展的新思想、新措施和新手段,俾使鞏固深化剛剛起步的民主實踐,維護弱勢權利,建立以個人主體為基礎的多元民主社會。

社會發展研究所試圖針對台灣物質快速增長中所引起的失衡狀態尋求綜合治理。通過有意識的發問和探討,產生宏觀的視野;並經由具體的基層實踐,培養可持續的行動力和累積在這基礎上建立的社會發展理論。 結合理論與實際,在市場競爭與國家統治雙元體制下,師生共同尋找出第三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