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介紹:碩班 悟泓

01 November 2018

朱增宏(悟泓)

作者介紹:
社發所碩士班第一屆畢業生
目前為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執行長

我是在投入動物保護工作後四年,才到社發所讀書。很驚訝的發現,原來做這個工作還有這麼多「學問」,理論和知識。最重要的,是讓我認知到社會運動不斷要突破的侷限,就是來自包括各種政府、知識(學術)、媒體、甚至宗教帶給弱勢議題所設的框限。用當時流行的話來說,就是好像解構了這些框限。

世事多變,社會運動有時風起雲湧,的確可以時勢造英雄。可是任何一種運動要能持續在社會耕耘、播種,期待影響力能夠累積,以及發揮正面的作用,就需要專業的運動工作者,而如果社會上越多人能認知社會運動是怎麼一回事,專業工作者付出的努力,更能事半功倍,各種社會改革的代價,也就可以更低一些。

舉個例子來說,早些年到農委會開會,常常官員一開口就會說他也很愛動物。不是說自己有養狗,就是太太、女兒也在照顧流浪狗等等。無論這些官員是否真的很愛狗,衷心認為自己跟動保團體「站在同一條線上」,或是他其實想敷衍、拖延,效果往往適得其反。因為我們要問的,是在他的「社會位置」上,他到底有沒有提出好的動保政策,推動、落實好的動保措施。總之,我覺得以前的官員真的比較不了解社會運動是幹什麼的,也比較容易將各種民間團體都視為「吵著要糖吃的小孩」。哄一哄,或給錢安撫就可以「了事」!對公共資源、社會動力而言,是多重的浪費!

後來官員慢慢也不太說他愛動物了。我們最常聽到的拖詞變成:「依法行政」、「沒有預設立場」等等。擺明了告訴大家,不是他們所依的「法」大有問題,需要詳加檢視、修改、廢除,就是他們早已「設定立場」。

直到最近,農委會因為流浪狗TNR(誘捕、絕育、放回原地)問題爭議不休,決定舉辦公民審議。在籌備時期,幾位執行委員幾次在會議中,直陳官員們在面對這種公共議題的爭論時,千萬不要再說「依法行政」、「沒有預設立場」這類會讓事情更惡化的”廢話”。甚至,還有更年輕一輩的委員,要求官員必須公開、明白說出自己、官方的立場。也就是不能迴避政府必須面對的衝突 – 好像事不關己,超然的要命– 公民審議才不會淪為「政府袖手旁觀、隔山觀虎鬥」的工具或是表演。

那場公民審議的結果,可能跟很多類似活動一樣,最後沒有人「完全滿意」。不過,一位官員私下的說法倒是很耐人尋味。他說他終於發現,原來公民審議最重要的不是結果,而是過程。

社會運動總是予人咄咄逼人、得理不饒人、打破沙鍋要到底的印象。我們的政府、特別是司法與警政機關,也還沒養成了解、善待各種社會運動的素養。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其實在社會上,如果可以,誰不想與人為善?無論是公民審議或是各種促進公民參與、討論公共議題的活動,還是街頭抗爭、國會與行政部門的遊說,都只是弱勢團體突破各種框限的工具之一。公民或是政府對於各種社會運動,能多一份理解與尊重,對於各種社會問題的解決,應該是助力而不是阻力。

這是我畢業後十多年來的體會,也是對社發所的期待:一方面,訓練、培養專業的運動工作者。另一方面也培養公民,即使並未成為社運工作者,也能夠解構各種既有社會機制或是觀念邏輯可能存在的框限,從而理解各種有利社會進步的力量,甚至協助這樣的力量可以更蓬勃發展。